山西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熊锦秋严防炒新炒小操纵之风重新蔓延2

发布时间:2019-04-08 17:39:19 编辑:笔名

熊锦秋:严防炒新炒小操纵之风重新蔓延

前段在各方舆论对新股发行“三高”的围歼下,很多高价发行的新股在上市后纷纭破发,由此重创机构和散户“打新”热忱,新股发行市盈率迅速降温。

但近日大势稍有企稳,炒新炒小之风重来,2月15日5只创业板新股上市首日涨幅均在20%以上,尤其是“中海达(300177)”发行市盈率为73.13倍,仍然录得24%的涨幅;2月17日上市的4只新股涨幅也均在15%以上,其中“凯美特”发行市盈率高达63.7倍,涨幅仍在40%以上。另外,中小盘新股申购中签率又急速下滑,新股发行市盈率仍有重新抬升可能。

新股发行“三高”到底是正常现象还是市场病症?多数人基本都会选择后者,这基本已成共识。既然是共鸣,就要全力避免“三高”现象再次发生。

当前管理层选择加快新股发行频率,来避免炒新并破除新股不败法则,未必是应对招数。大量新股发行和破发虽可暂时挫伤炒家炒新意愿,拉低新股发行市盈率,但同时整个二级市场供求关系也遭到影响,其他多数“老股”投资者也跟着遭殃,致使股市重心下移,同时还引发是不是暂停新股发行的争议。由于中小盘新股更适合主力快速进出和操纵,只要大盘稍有走稳,一些已上市新股中潜伏的主力和拟进入的主力仍将给点阳光就灿烂,推动上市新股出现报复性上涨,市场操纵基因产生作用的结果就是新股重新成为香饽饽,由此倒推新股发行市盈率反弹。

笔者认为,解决问题的根本,还是要回到根除二级市场操纵基因、打击过度投机上来,只有紧紧围绕这条主线来完善制度,打新族通过二级市场操纵定价来转嫁一级市场泡沫风险的期望才会落空,这样才会使其对自己一级市场出价负责,投资者才可能将眼光重新转到公司的内在价值上来。

文献显示,从1995年到2008年,A股市场IPO上市首日换手率平均高达61%,远远高于成熟市场,尤其是近两年中小板、创业板IPO上市换手率更高,很多超过90%,形成新股高换手、高振幅、高投机的独特现象。笔者认为,这其实就是新股坐庄操纵文化的具体表现。对刚刚上市的某只中小盘新股,可能有多路大资金都想坐庄,有的资金量级独大,有的量级相当;有的事前相互商量,有的没有商量,或者有的事前商量好了但中间杀进来个“程咬金”;>

新股在高换手率基础上的操纵投机,不但给市场平添大量无谓的“交易成本”,而且从根本上削弱了市场生命力。证券市场生命力就在于自由竞争、通过竞争来决定价格,没有竞争,市场就不能称之为市场。操纵者背离竞争原则,利用资源优势或其他非法手段人为控制证券价格,并将种种假象传递给其他投资者,影响人们的正常判断。操纵价格无法反映市场真正的供求关系,由此致使市场效力低下,市场的资源优化配置功能难以实现。

固然,铲除二级市场操纵基因,不但要针对刚上市的新股、次新股,同样还要针对老股,要实现全覆盖,否则操纵基因仍可从老股重新复制到新股上面。有学者把操纵归纳为若干类型,其中有个类型是“通过使公司的实际或预测价值增加或减少的操纵行为,或采取虚假的价值改变但公司实际价值没有改变的操纵行动”,笔者认为这类操纵行为更有蒙蔽性,资产重组就是其中之一。此外,公司高比例派送红股或转增红股,股东权益股本不会因此有丝毫增加,却让一些不明就里的散户误以为天上掉馅饼,也可归为此类操纵行为。其实,派送红股也属于红利,需以派送红股票面金额的10%缴纳个税,股东实际权益其实减少了,各类投资者还需对此有充分认识。

肠道菌群失调会怎么样
肠道菌群失调需要哪些检查
肠道菌群失调与腹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