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难忘军营里的那些事儿

发布时间:2018-12-18 10:37:09 编辑:笔名
难忘军营里的那些事儿 周跃明从一名新兵到一名大校订师职军官,我生命中有了30多年当兵的历史;从美丽上海走进南海边境,我当兵的历史中承载了太多难忘的记忆。

18岁那年,我从上海松江入伍,到上海某部服役,从士兵、排长、中队长,一路走来,顺水顺风。

1988年1月,我被任命为武警上海某部防暴队队长。

这是当时上海的1支防暴队,能在这里当队长,对我这个不到26岁的小伙子来说,是件很风光的事。

但是,让我记忆犹新的还是那一年的“巴拿马油轮事件”。

5月8日清晨,停靠在吴淞口锚地的巴拿马籍“好望号”油轮轮机长在船上持枪行凶,纵火烧船。

船长请求中国警方上船处置。

中队接到命令后,赶到事发现场。

在市公安局的统一指挥下,我带领防暴队员上船缉拿肇事者,平息了事态,保证了油轮的安全。

1993年5月9日,首届东亚运动会在上海举行,参加运动会的有东亚地区中国、日本等9个国家和地区的运动员、教练员、体育官员2100多人,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和奥委会高级官员25人,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等出席开幕式。

我所在支队除担负安全保卫任务外,还承担一项更加重要的任务——开幕式彩旗仪仗队、护旗队任务。

这对整天摸枪弄棒的武警官兵来说,算得上是个技术活。

别的不说,光说这节奏与音乐的合拍,就是个不大不小的考验。

作为支队作训股长,我把这当成仗来打。

外请老师辅导,自己反复揣摩,怎样才能让彩旗仪仗队、护旗队走得既有气势,又有大型运动会的韵味。

这着实让我琢磨了好几天。

终于有一天,我自己在踢正步走的时候,感觉把步幅缩小,能与组委会提供的音乐节奏更和谐。

就这样,我尝试着把开幕式表演的彩旗仪仗队、护旗队等队伍前进的步幅统一缩小了10厘米。

没想到,这样一改,数百人的队伍行进更加有力,更有精气神了。

从那时起,凡是武警上海总队担当的开幕式表演,队伍正步行进的步幅都以此为标准,他们称这叫“小正步”,像第三届农运会、第八届全运会等大型体育盛会的开幕式表演,彩旗仪仗、护旗队队采取的都是这种“小正步”。

2005年5月,是我人生的转折点。

我从武警上海市总队第九支队支队长的岗位上,调整交换到千里之外的广西工业重镇柳州,成为旅级武警柳州市支队的支队长。

虽说职务提升了,对故土却有着太多的留恋。

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在时间赶到柳州支队报到。

兵者,国之大事也。

作为带兵人,带出“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的精兵是一种担当。

这些年来,不管在上海还是在广西,我都把这份使命浸淫在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