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草根学者贾芝没见过岳父李大钊图

2018-08-09 20:04:54

贾芝在北京干面胡同家中。本报 宫苏艺摄  贾芝,1913年出生于山西襄汾县。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中国文联第八届荣誉委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名誉主席、国际民间叙事研究会资深荣誉委员。1938年中法大学经济系毕业后赴延安,1948年创办延安大学文艺系,任党总支书记兼副主任;1950年创办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历任党组书记、秘书长、副主席、名誉主席;1950年创编《民间文艺集刊》;1951年参与创办人民文学出版社;1953年调入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1955年创办《民间文学》,任执行副主编;1980年任中国社科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所长;1982年创办《民间文学论坛》,任主编。  主要著作有《贾芝集》、《水磨集》、《民间文学论集》、《新园集》、《播谷集》、《贾芝诗选》

。主编《中国民间故事选》三集、《中国新文艺大系·民间文学集》等。译著《磨坊书简》、《米特利亚·珂珂尔》、《深夜》。  在贾芝的诗歌中,播谷鸟是重要的意象桑拿设备
,贯穿创作的始终。  1937年,贾芝在戴望舒主编的《新诗》上发表了《播谷鸟》,成为他那一时期的代表作:我第一次听见它/“布谷布谷”的叫。/叫了一声,/又飞到哪儿去了!  他意识到,自己应该是一只飞鸣的播谷鸟。  1938年,贾芝在延安写了《小播谷》:麦熟的五月,/红石榴开了,/我愉快的播谷鸟又唱了。  到了1947年,贾芝写了《播谷鸟第三章》:忠实的鸟啊,/在你凄苦而又愉快的声音里,/我听见了中国人民的灾难和胜利!  几十年后的1993年,贾芝写了《咏播谷鸟》:飞鸣不已醒大地,/春来种子总萌发。  诗人艾青是贾芝延安时期的朋友,早在大后方编诗集时就选了《播谷鸟》。他打趣地叫贾芝“播谷鸟诗人”。1988年第四次文代会上,艾青还耿耿于怀地对贾芝说:“好好的诗不写,搞什么民间文学?”贾芝也不想争辩什么。在他看来,自己仍然是一只播谷鸟,在民间文学这块园地开拓、耕耘、播谷。  从2009年开始,贾芝住进了北京协和医院。  草根学者  1913年,贾芝出生于山西襄汾县。他从小生长在农村,印象最深的是在父亲劳作的麦地里捉蝴蝶。1932年,在伯父的资助下,到北京中法大学经济系学习。他崇拜法国象征派诗人,和同学结成诗社,写的诗大多是校园中的苦闷、哀怨和朦胧的爱情。1935年,贾芝出版了《水磨集》,共收入22首诗。  贾芝真正关注和热爱民间文学是从延安开始的。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一场轰轰烈烈的向民间文艺学习的热潮兴起于陕北的山山峁峁。贾芝搜集民歌、民间故事,还创作发表了数十首写战士、农民、工人的新诗。从创作到生活,他彻底摒弃了在北京时的浪漫情怀与绅士风度,完完全全成为一介草民,灰布棉袄外面系一根草绳,跌断腿的眼镜用线绳套在耳朵上。唯一留下的一点痕迹。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贾植芳立即放弃在日本大学社会学系的学业,回国参加神圣的抗战事业。  受在延安的哥哥之托,把嫂子李星华以及3岁的孩子和弟弟李光华从北京送到延安,成为贾植芳的一件大事。虽然周作人做了“人保”,但至少还有两个问题非常麻烦:一个是钱,没有相当数量的银元,这件事难办;另一个更难办的是找关系,没有可靠的人托付,安全就难以保证。贾植芳利用自己当时在国民党前线抗日部队工作的便利条件,帮助李星华、李光华转往延安,他还把自己的150块银元全给了嫂子。  1950年,贾植芳到复旦大学教书。贾植芳和胡风是很好的朋友特氟龙板材
,而贾芝因为胡风说过“民间文学是封建文学”等一些话,对胡风很有看法。贾芝对日益升温的批判胡风的运动自然也特别关注。1954年,弟弟赴京省亲,做哥哥的很想利用这个机会同他谈谈,可他了解弟弟的倔脾气,怕自己的劝说未必会有什么效果,于是约请了文研所所长何其芳等。一见面,何其芳就热情地同贾植芳说:“老弟,我们正要找你好好谈谈呢。”贾植芳常说自己不是学问中人,而是社会中人,一听这话立即警觉起来杭州大金空调维修电话
。接着,何其芳就说了胡风的四个错误:“你是胡风的朋友,应该帮帮他。”没想到贾植芳从如何认识胡风讲到胡风怎样同国民党政府斗争,最后明确表示,你所说的四条,我一条也看不出来。贾芝一看情况不妙,悄悄地走了出去。多少年后,贾植芳说,我知道失去了一次可能改变自己人生道路的机会,为此,我将付出悲惨的代价。随后,胡风请大家吃饭,贾植芳让哥哥去,贾芝坚决不去。结果胡风在饭桌上谈到“万言书”等事情,去吃饭的人都成了“胡风分子”。  不到一年,贾植芳被投进了监狱。贾芝知道后给有关部门写信,询问是否可以给弟弟写信和寄东西?他把自己的羊皮袄寄给了贾植芳,以后还有《红岩》等书籍和一些吃的。25年后——1979年,兄弟俩才重新相见。  到了晚年,贾芝喜欢红色,喜欢穿红色的衣服:红夹克、红衬衣、红围巾。去上海看弟弟,贾芝送了一件红色外套。贾植芳半开玩笑地说,你是红色的,我是黑色的,一辈子说我披着红色外衣干反革命勾当,我不能穿的。据说后来贾植芳还是穿了,毕竟是哥哥送的。  李星华去世后,贾芝和金茂年结成夫妻。这一婚姻遭到家庭内外的一致反对。贾植芳见过金茂年后,第一个表示支持。对于这位比自己小很多的嫂子,贾植芳常说:“俺在这里给你磕头了,你把俺哥照顾好。”  在金茂年看来,这对从小性格就有很大差异的兄弟,骨子里是一样的纯真,一样的浪漫,一样的执著,一样的革命铜镍合金
!  (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由受访者提供)[1][2][3][4][5]下一页①1933年12月,与泉社诗友摄于中法大学孔德学院,自左向右:朱锡候、贾芝、沈毅、覃子豪、周麟。前一页[1][2][3][4][5]下一页②1996年4月,贾芝在国际民间叙事研究会北京学术研讨会期间,与国际民间叙事研究会主席雷蒙德交谈,右为金茂年。前一页[1][2][3][4][5]下一页③2002年3月,贾芝(左)、贾植芳在复旦大学合影。前一页[1][2][3][4][5]下一页④贾芝和李星华上世纪30年代摄于北京。

前一页[1][2][3][4][5]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