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华润置地海南争议

发布时间:2020-03-30 21:48:23 编辑:笔名

6月是(,,)的多事之秋?

先是月初,国际投行发表研究报告唱空华润置地,并继续维持华润置地的卖出评级,其理由是华润置地股价缺乏催化剂,想象力有限;而后,因在北京囤地六年获利翻三倍而饱受批评与质疑;更让华润置地备受瞩目的是,因在海南石梅湾的两个项目毁坏湿地水椰及百余亩海防林而招致声讨,海南省前政协委员刘福堂在十多天内连续发表十多篇博文声讨华润置地以及当地林业局。为此,64岁的刘福堂不惜去海南省红十字会做了遗体捐献登记。

海南是华润集团的福地。十多年前,华润集团当时以极其微弱的代价,以“海润酒店、东方(,,)等资产附加上散在厦门等地的几套旧房子换回了石梅湾12平方公里的开发权以及2700多亩土地”。

到了2010年9月,华润置地宣布,以79.01亿港元向母公司收购迅领投资有限公司全部股权,迅领为华润全资公司,主要资产为海南石梅湾、武汉橡树湾及苏州昆山项目。

但就是这块“钱景”无限的土地,近年来却一直风波不断。2010年,石梅湾的4幅土地因涉及囤地被国土部列入黑名单,而今的“环保门”又让华润置地在海南满城风雨。

刘福堂说,此次事件表面上是华润置地的责任,其背后却是海南当地的急功近利。在刘福堂看来,海南的生态已经到了危机的边缘,罪魁祸首就是无节制的房地产开发。

而截至到记者发稿时,华润置地和华润海南公司并没有对本报提出的问题做出回应。

毁林

6月29日下午,前海南委员刘福堂正在家里休息,此时的刘福堂并不轻松,就在当天早上6点半,刘福堂关于华润置地石梅湾项目毁林的第十五篇博客上线。

退休前,刘福堂是海南省森林防火办主任、民革海南省委副主委、林业专家,也是海南有名的生态斗士,退休后,刘福堂对生态的热爱依然。

这是一个被网友称作“一个老人和华润置地的战争”的事件。

事件的起因是,在华润置地位于海南省万宁石梅湾威斯汀酒店项目施工中,一亩多珍贵的水椰被强行铲平;另外,为建设石梅湾国际游艇会项目,百余亩由木麻黄、青皮林、水椰组成的大片海防林被毁。

正式战争始于6月14日,当天晚上8点多,从华润石梅湾调查回来的刘福堂在网上发表了博客:“6月11日17时45分,我接到万宁石梅湾村民陈祖铭给我打来的紧急求助电话:华润集团现正在挖毁国家三级保护植物水椰一亩多,并阻止村民进入现场。”

这是几天之内刘福堂对华润置地施工现场进行的第二次调查,近的一次是6月11日,当天上午刘福堂和同伴赶到华润在建的游艇码头基地。刘福堂说,一到现场便惊呆了。一百多亩的工地连一棵树也不见,只剩一片“干干净净”的工地。但半年多前的2010年12月6日,刘福堂在现场看到的却是另一幅景象,“但见 部挖掘机和卡车正在公路边挖运大树,已有六七亩被挖倒,尚未被挖的由木麻黄、靑皮林、水椰组成的一大片海防林呈现在眼前,显得非常荗密。”

而今,除了干净的工地,海防林和水椰都不存在。刘福堂开始在博客和微博上发表相关调查,为此,他前后四次前往工地实地调查,记录下 万多字。

但华润方面并不认同刘福堂的说法,石梅湾游艇会项目工程总监华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2010年12月,华润向万宁市林业局提出迁移水椰的申请,同时邀请专家对迁移种植水椰编制了可行性报告。终,参与评估专家的结论是,“这片水椰的生长环境已不再适应其成长。”后来,万宁市也在咨询有关林业专家后,于2011年1月1 日致函海南省林业局请示迁移种植水椰事宜。省林业局经派员实地勘察,于5月9日复函称“原则同意水椰迁移种植”。为此,华润集团专门投入100万元作为水椰迁移和养护费用。

即便是当地林业部门称是“移植实验”,刘福堂认为造假的成分很大。“在移植迁入地礼纪镇牛岭港,水椰种植占地只有0.2亩,46株;而不是当初在石梅湾的1.5亩,189株。”刘福堂说。

另外,刘福堂对费用也产生了质疑。“我真的有点膛目结舌了,1.5亩100万,这简直是天文数字。我搞了一辈子林业工作,可从来没听过这样的奇闻。”

囤地

让人触动的除了生态被毁,还有背后的故事。

资料显示,石梅湾度假区,位于海南省万宁市东南海滨,总开发面积约70万平方米,是海南省“十一五”重点项目,总体面积为12平方公里。将由华润集团统一规划、开发、招商及,总投资额约100亿,建设周期15年,分四期完成。

石梅湾也是海南次房地产泡沫的亲历者。石梅湾早的主人是海南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199 年,这个海南省的家上市公司从万宁市手中取得该市东南石梅湾2700亩海边滩涂地的产权。但当时遍及海南的过度投资和畸形炒作,让迅速吹起的海南房地产泡沫突然破灭,导致海南新能源10年只在上面建了 .8万多平方米的烂尾楼。

后来这块地被华润集团拿下。

华润是如何获得这块土地的?代价几何?从在现有公开资料中获知,早在1999年,香港华润集团通过资产置换获得石梅湾沿海地区的180公顷土地使用权,200 年4月,海南省又批准其全资子公司海南华润石梅湾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为石梅湾旅游度假区12平方公里的主开发商。

在2010年 月总第14 期的华润杂志中,可以发现石梅湾的部分来龙去脉。在一篇名为《我们走在大路上》的文章中,作者称:“当时,集团下定了决心,克服了重重难关,将之前在海南效益甚差的海润酒店、东方大酒店等资产附加上散在厦门等地的几套旧房子换回了石梅湾12平方公里的开发权以及2700多亩土地,并于2002年聘请英国的伟信顾问完成了区域的整体开发规划,目标是建成以酒店为主要产品的旅游度假区。石梅湾区内也是万宁108公里海岸线上家五星酒店——艾美酒店于2008年的9月28日建成开业。”

按照的规划,华润置地将统一开发建设,区内规划有多家五星级酒店,并配备游艇码头、直升机停机坪、大型综合购物中心、高尔夫球场等多项高端旅游度假设施,计划建成的生态型热带滨海旅游度假区。

但这块土地风波一直不断。去年下半年,在国土部公布的1457宗闲置用地名单中,华润海南4宗土地被列为闲置,隶属于海南华润石梅湾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这4幅地块,均为2005年12月22日取得的旅游用地项目,约定开工日期为2006年6月 0日,由于企业自身原因,至去年9月 0日尚未动工。

当时,海南华润石梅湾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对外表示:公司一直在等待开发时机,旗下的4块旅游用地项目将于2010年下半年开工。

幻象

几千年的海防林和水椰为游艇码头、直升机停机坪让路,这让刘福堂无奈。对于海防林和水椰的价值,恐怕华润自己也心知肚明。

在华润内部杂志的一篇名为《石梅湾,天人合一的美丽地方》的文章中写着:海滩青皮林,古老得有4000余年历史,因年代久远而独有魅力;面积之广,亦为世界之。“这里的黎族将青皮林敬为‘雨神’,光绪年间所立‘奉官立禁’石碑依然伫立。青石上禁伐的朱红碑文清晰可辨,展露先人对这片林木的爱护之心。”

这是刘福堂愤怒的原因之一。在刘福堂看来,现在的海南房地产开发就是一部生态破坏史,2001年,他参加过由海南组织的航拍,对比当时所拍的空中录像,“变化太大”。

这些年,刘福堂经常接到石梅湾当地村民的举报电话,“破坏一次就打一次,一个多月前,海防林被破坏,当地的村民三次来电话”。但实际上,刘福堂对这种自下而上的环保一直不抱太大幻想,“我虽然是政协委员,但力量还是很单薄,对遍布海南的毁林案,一直不抱什么希望,现在是海南的生态保护危急的时刻。”

在刘福堂看来,国际旅游岛获批之后,海南的生态环境在加速被破坏,“表面上是开发商,实际上是地方,盯的是眼前的利益。在海南,主要的60多个港湾都被破坏,我搞了几十年的生态保护却没办法阻止。”

“现在,罪魁祸首是无节制的房地产开发,海南的许多地已被大的开发商占据,华润只是其中之一,华润对海南当地的生态破坏甚至还排不到前几名。”刘福堂说。

事实上,在经过历次的圈地运动后,除了海南官方极少数人,恐怕没人能说清楚,谁是海南的地主。资料显示,海南的土地大部分掌握在华润集团、中粮集团、中信集团以及海航置业、(,,)、鲁能置业等少数几个大地主手中。

对于下一步,刘福堂说,只能跟着感觉走,很难知道下一步会怎么样。“我这次得罪了太多人,从开发商到林业主管部门到海南当地,我没给自己留后路”。为此,6月27日,刘福堂到海南省红十字会做了遗体捐献登记。

银川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四川有妇科医院吗
西宁牛皮癣医院
昆明什么医院治男科
治疗癫痫药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