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山西煤改第五年超15整合矿存在产权纠纷

发布时间:2019-06-05 09:59:08 编辑:笔名
芪斛楂颗粒的作用
小儿便秘
小孩手心出汗

山西煤炭企业兼并重组进入第5年,随着原领导层变动和高压政策渐趋疲劳,一直靠维稳手段和“涉及煤改诉讼不准受理”的内部招呼压制着的法律问题集中爆发,《中国经营报()》在吕梁、长治、临汾、忻州4个地区的部分县区调查,超过1/5的整合矿其部分整合资源或整合资产存在权属纠纷。

这些产权纠纷一部分由兼并重组本身造成,地方政府替企业做主,代企业交易,在整合中货不对主、并购款流失现象多发,致数年间纠纷不断。另一部分是整合时资产清核环节缺失,原来就存在重大产权争讼的煤矿或煤炭资源,在纠纷未解决的情况下并入新公司,埋下“法律地雷”。

西旺村:产权人错位

长治市郊区黄碾镇西旺村西旺煤矿在兼并重组时被整合给山西三元吉祥煤业有限公司,是山西煤炭资源整合中“货不对主”的典型一例。之前黄碾镇西旺村村民委员会已经提起诉讼,并在2012年2月在长治中院一审部分胜诉。

长治市郊区黄碾镇西旺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旺煤业”)是西旺村与黄碾镇政府合办的集体煤矿,于2006年8月由原长治市郊区故漳东风煤矿与原西旺村煤矿整合而成,西旺村占股70%,镇政府占股30%,是当时长治市村办煤矿中少数几个符合政策、可以保留的煤矿之一。2008年,西旺煤业公开招标寻找租赁经营者,原来做煤炭运输的本地老板李宏保中标。

2008年6月30日,李宏保与西旺村委、黄碾镇政府签订《煤矿租赁合同》,到2009年,黄碾镇政府收到长治市郊区政府下达的煤矿关停文件,得知煤矿其实早在2008年6月27日山西省政府的晋政办发(2008)60号文件内,已经被列入“政策性关闭煤矿”;2009年5月,西旺煤业和另外三座煤矿一起,被整合为山西煤销三元长治郊区吉祥煤业有限公司。2009年12月31日,西旺煤业被政府下令彻底关停。

西旺煤业的变局就在租赁人李宏保手中发生。李宏保取得租赁经营权后,因政策变化,煤矿一直处于停业、整顿、待产状态,这期间,因煤矿被政策性关闭,政府给予西旺煤业1470万元政策性补偿款和50万元拆除变压器款,该款项由郊区政府给了李宏保。煤矿也在此期间被关闭、整合。

2011年,西旺村委将李宏保和三元吉祥煤业、吉祥的母公司三元煤业告上法庭,黄碾镇政府作为第三人参与诉讼。

西旺村委称:李宏保只是煤矿的一个租赁经营人,煤矿在租赁期间,未经所有人同意,更未经协商、谈判、清算等法定程序即悄无声息地被别人整合,这严重侵犯了西旺村集体和全体村民的权益。西旺村委要求李宏保和三元公司将原告合法拥有的西旺煤业公司交还给村里,同时要求返还因失去煤矿而一同被侵占的各项集体权益,包括价值493万余元的煤矿固定资产、75.87亩集体土地以及被李宏保领走的1520万元政策性补偿款。第三人黄碾镇政府也表示要求获得原有相应权益。

李宏保和三元煤业的答辩有助于还原当地煤矿重组时的草率与暴烈。李宏保称,租赁合同签订后,甲方还没有向他移交工商登记手续、相关煤矿证件以及资产清单、煤矿就已经被关闭,所以“交还无从谈起”。李宏保领取的煤矿关停补偿款是从长治市郊区政府领到的,甲方主张这笔款也应该去问郊区政府,或者由郊区政府出具“李宏保错误领取”的证据。三元方称,这次资源整合是政府行为,关闭西旺煤业也是政策性关闭,所以不存在“返还”一说。关停西旺煤业的补偿款,三元已经出资到位,具体如何发放是郊区政府和相关部门的事,三元不可能重复支付。

被告答辩辞的事实部分都附了诸多证据并已由法院采信。这些事实揭示,有的地方政府在没有搞清谁是煤矿所有权人,没有掌握煤矿资产资料、没有征得所有权人同意的情况下,就对煤矿做出了处置。而没有参照煤矿原来的资产资料,如何做的关停补偿价款评估,没有见到补偿款申领人确为煤矿合法主人的证明,补偿款依据什么发放,这些问题都不清楚;而后,地方行政、司法机构又以省政府统一行政行为不可更改、不可起诉为名,掩盖了这些非法操作。

2012年2月,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判决,判令李宏保向西旺村退还其所领到的补偿款1470万元(对应西旺村原有股份)。而对西旺村委要求交还煤矿的诉求,判决中称“因该诉争煤矿被政府政策性关闭,返还已成为不可能”。西旺村被煤矿占有的集体土地、原资产如何追讨,法院认为都还需要另行起诉。

西旺村在煤矿中的资产是2006年评估过的,整合发生在2009年,法院认为原有评估报告已不适用。这又面临新的难题:整合时“政府指定评估机构”接触的不是煤矿的合法主人西旺村委,村委可以不认可整合评估。整合时的资产状况至今已经改变,如何确认当时资产。

了解到,目前因这起整合引发的各利益相关人之间的诉讼已有三起,围绕整合中长治市郊区政府行为、整合中资产评估合法性还可能发生争讼。

李家坡:被非法转让的煤矿

吕梁市交口县双池乡李家坡煤矿则是煤矿被非法转让的典型,李家坡煤矿位于交口县西南的交口、灵石两县交界处,原始投资由村集体投入,是一座典型的集体权属煤矿。2009年,李家坡村办煤矿被整合关闭,资源由政府转卖给华润联盛孟家 煤业公司。华润对该矿进行补偿时村民才发现,煤矿已经在整合前越过村民非法转手,巨额补偿和村民无关。

愤怒的村民开始上访。此案列为交口县“重点信访案件”。

2011年7月,经交口县委两次专案组调查、一次“县重点信访案件工作组”调查,结论确认转让程序不合法,转让协议内容不规范。但政府未做进一步处理。

9月1日,见到李家坡村三位维权代表时,他们表示正准备通过行政的、法律的和向媒体爆料等多种渠道展开维权行动。2010年1月,李家坡村民在村里的二十间窑洞召开全体村民大会,选举出李鸿明、李占义、李元龙等7人为“村办煤矿遗留问题维权代表”。

李家坡村办煤矿的“丢失”过程在山西同类煤矿中具有典型性:

1996年3月,李家坡村支书刘长瑁和村委签约承包了村办煤矿,期限为15年;2001年,村里在主矿井之外又建成一座井口,称为“李家坡矿二坑口”(此即为当时典型的“一矿多口”),村委将二矿承包给村民李清国,承包期10年。2003年,村委决定将主矿和二坑口统一委托给李清国经营,期限至2011年12月31日。

在李家坡矿整体委托经营后,全国煤价开始暴涨。

那时山西小矿,开采无序,浪费严重,事故频发。资源是国家的,抢先开采出来卖掉,就成为自己的。煤炭资源产权制度变革刻不容缓。自2004年始,山西省尝试推行煤炭资源有偿使用制度:按煤种定出吨煤需缴纳的价款标准,煤矿所有者按自己煤矿核定的储量向政府缴纳资源价款,交钱后,就拥有了这块资源的开采权。

明晰产权可促进煤炭资源合理、有序、充分利用,这也是国家倡导的矿产资源管理方向。但这项良好的制度,在山西实际操作中严重走形。

在吕梁地区,县区一级政府将这项产权改革政策简化为“限期紧急上交资源价款”,并且与“完成关闭煤矿指标”结合起来。限定7天之内向政府缴纳资源价款,交不上的,关闭煤矿;这个政策下达到乡镇一级,期限减为“5天”。

在村办、乡办煤矿中,极为普遍的违规操作在这时发生:在数天时间内召集村民代表大会,取得统一意见,靠一家一户出钱筹集到巨额款项,这个工作几乎不可能完成,于是个别村干部绕过村民,私自签订协议并盖章将煤矿转让给有能力交纳价款的矿老板(一般是集体煤矿的原承包人);在煤价飙升、而山西的煤矿准入政策一年一变、关停指标不断加码的当时,基层政权竭力保矿的正当性是不言而喻的。能保住一座煤矿、转让一座煤矿,有关各方都会获益,这也不是秘密。

李家坡煤矿就是在未经村民代表会议同意的情况下被转让的。

李清国统一承包李家坡煤矿后不到一年,交口县政府在各矿推行煤炭资源有偿使用、缴纳资源价款者获得采矿权的煤矿产权制度改革。2004年,李家坡村委会和李清国签订《交口县李家坡村煤矿转让协议书》,协议只有两条,一是“经村民委员会研究决定,同意将村办集体煤矿整体转让给李清国,李家坡村办煤矿采矿权、产权、经营权全部属李清国所有并由李清国承担该矿的一切法律”,二是“为保证村民利益,仍按照原协议相关内容向李家坡村委会按期缴纳有关费用”,村民们还能享受到原来的一些利益,但煤矿“三权”实际上已经易主。

交口县委组织的调查表明,这个转让行为未经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协商通过,是村民小组及村民委员会负责人擅自同意转让的,已经违反《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相关规定。而且“协议”内容没涉及任何利益补偿,伤害了村集体和村民利益。

调查还揭示了当时签订转让协议的具体情形:李家坡村委会负责人说“煤矿采矿权出让是政府推动的,确实没有召开过全体村民会议和村民代表会议”;村支书刘长瑁表示,协议盖章时自己不在双池,是杨建忠和张建勋(杨为村民小组长,张为村委主任)自作主张盖的。杨和张的说法是:转让协议内容没有经过任何会议研究,是村支书刘长瑁指示让盖章的。李清国讲:2004年省里政策要求缴资源价款出让采矿权,谁付钱采矿权给谁。乡镇也召开了会议申明这个精神。李清国和李家坡村委的负责人协商,村委负责人同意他负担资源价款,而将煤矿采矿权转让给他。

2008年,李清国又将煤矿转让给任虎平,而实际购矿人,据维权的村民透露,是晋中市灵石县某乡的一名信用社主任,出价8000万元。交口县的调查对这一环节只字未提。

紧接着2009年,煤矿被整合到华润联盛孟家 煤业有限公司,李家坡煤矿“整合关闭”。

李家坡煤矿关闭补偿款是多少?又是怎么和华润联盛谈的?李家坡村村务至今未公开,这些还都是谜团。交口县委专案组的调查没有扭转李家坡煤矿现状,调查报告建议村民“依法维护合法权益”。华润联盛收购到一宗物非其主的资产,这一事件如何了局现在还完全没有方向。

吊诡的是,华润联盛孟家 煤业公司至今仍然维持着一份和李家坡村民委员会的“承包经营合同”,2011年12月31日,这份合同到期,华润方意欲和村委会一次性终结这个“承包关系”,但鉴于煤矿原系非法转让而且已有明确的调查结论,前事没有清理,村委拒绝了华润联盛。多地调查发现,山西省已经明确宣布“整合完成”的煤矿却依然保持着和村委会的“承包关系”的情形并非孤例,如太原古交市邢家社乡的原乡办煤矿,整合给了山西华润煤业有限公司,同时也仍然维持着和乡政府的“承包经营”关系。这一现象是怎么形成的,因涉及当时的单独谈判,不得而知,但在法律上显然存在问题。

咸豆角拌粉片的做法
女汉子大爆发热巴撕女嘉宾吓傻兄弟团
新iPhone将受到三星Note8冲击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