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汉能暴跌一周年 前首富李河君苦撑待变

2018-12-10 21:59:04
汉能暴跌一周年 前首富李河君苦撑待变 发布时间:2016-05-16 07:44:38来源:新京报作者:赵毅波责任编辑:李春晖 曾经比王健林和马云“更富”的前首富李河君,这一年来财富大幅缩水。5月4日发布的新财富500强显示,李河君的财富从超过1600亿元暴跌至450亿元,排名也从首位降到第21位。 “2015年汉能遭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打击,将汉能的发展节奏打乱了,资金链一下绷紧了,”在2015年年报中,汉能控股董事局主席李河君说。众所周知,这位昔日首富所说的打击指的是去年5月20日的股价暴跌。正如李河君所说,5·20暴跌的一年以来,公司发展轨迹悄然变化:由依靠关联交易转而发力第三方客户,不过,汉能这一努力进展并不顺利。与这一轨迹转变伴随着的,是公司大幅下滑的业绩和趋于紧张的资金链。如何破解这些困局,汉能仍在寻求出路。 去年业绩下滑七成 汉能股价暴跌快一年了。2015年5月20日,汉能控股下属的香港上市公司汉能薄膜(简称汉能)股价突然断崖式下跌,不到半小时内暴跌47%,市值蒸发上千亿元,而后汉能紧急停牌,股价停留在3.91港元。2015年7月15日,香港证监会将汉能强制停牌,并对其进行调查。随后汉能相继经历了高管变动、员工离职等多项风波。 与此伴随的是,李河君本人财富也大幅缩水。2016年5月4日公布的新财富500强显示,李河君从2015年度排名第1跌落到2016年度的第21位,身家从超过1600亿元骤降至450亿元。 截至目前,监管层对于汉能的调查仍然没有公开消息发布,此前香港证监会在公布汉能遭受强制停牌的原因中,曾表示了对于上市公司汉能和母公司汉能控股及其联属公司的关联交易的关注。外界对公司的质疑也集中在巨额的关联交易上。但汉能一直坚称关联交易合规。 上周,汉能方面对新京报记者重申,汉能控股与汉能薄膜之间的关联交易都是合法合规、公开透明的。这几年的所有关联交易,上市公司都严格遵守了相关规则。 对于调查进展,汉能方面表示,“证监会过往及现时概无对本

汉能暴跌一周年 前首富李河君苦撑待变

公司或其任何董事提出任何过失或不正当行为之指摘。” 在2015年5·20暴跌之后,或许是为了“自证清白”,汉能已经持续削减关联交易。公司2015年年报显示,由于去年没有将新的生产线交付于控股股东汉能控股,导致公司与汉能控股及其联属公司进行的关联交易下跌至低于6600万港元,比2014年的59.6亿港元关联交易相关收入大幅下跌超过96%。 受关联交易大幅削减影响,汉能薄膜业绩骤降。年报显示,2015年汉能营业收入28.15亿港元,同比下降70.73%;净亏损122.34亿港元,同比盈转亏,这不仅是汉能自2011年借壳上市以来的首次年度亏损,亏损额也是前四年盈利总和的近两倍。 李河君在年报中称,2015年汉能遭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打击,将汉能的发展节奏打乱了,原先定下的中长期规划被打乱了,资金链一下绷紧了,这是汉能成立以来变化的一年,也是压力的一年。 第三方客户撤离 屋漏偏逢连夜雨。长期停牌带来显而易见的负面影响。 2016年5月3日,汉能的第三方客户新华联与汉能“分手”。汉能公告称,由于新华联未能在完成日期(2016年4月30日)或之前满足汉能股份认购的先决条件,即在销售合同下的累计付款达到全部设备总价的30%,二者之间涉及金额54.6亿港元的股份认购协议失效。 此前2015年2月,汉能与山东新华联签约,向其出售薄膜发电建筑一体化(BIPV)业务生产线设备,总价达6.6亿美元,同时签订股份认购协议,根据一般授权向其配发及发行15亿股新股份。公告同时称,认购协议将于新华联支付54.6亿港元认购款,以及支付清偿销售合同总代价的80%后完成。 汉能还曾计划向内蒙古满世投资以及宝塔石化分别配售几亿到几十亿不等的新股,涉及金额多达220亿港元,两家公司计划向汉能方面购买BIPV生产线设备销售及服务,涉及金额共19.8亿美元。 然而2015年12月,汉能与内蒙古满世投资和宝塔石化的股份认购协议因累计付款未达到约定额度宣告失效。 对于上述第三方客户之所以撤离的原因,汉能方面引用2015年年报中内容称,持续停牌对公司声誉带来负面影响,若干现有及潜在客户,业务伙伴和供应商等,表示欲减少、暂停或延迟与本集团合作。 在这些第三方客户撤离之后,已经大幅削减关联交易的汉能在业绩上可能面临更大压力。 2015年年报显示,山东新华联是汉能客户,截至2015年,汉能的销售收入中,来自山东新华联的收入共有18.7亿港元,占汉能全部销售收入的66%,比2014年攀升了4个百分点,是上一年度关联收入的超20倍。 对于股份认购协议失效对汉能与新华联业务关系的影响,汉能方面对记者表示,虽然本公司与新华联之认购协议已经失效,但双方签订之600MW生产线设备销售及服务合同,仍然保持有效及继续执行。 “本公司与新华联一直保持着良好的沟通,并在薄膜高端装备生产线、分布式光伏、电站开发等领域积极合作”,汉能称。 不过,上述多项股份认购协议的失效,不仅可能令汉能业绩承压,其本来能借此拿到的巨额融资也宣告落空。按照此前的认购协议,如果在内蒙古满世投资、宝塔石化和新华联全部完成认购的话,汉能多能拿到超200亿港元融资。 资金链危机日趋严重 伴随着2015年业绩的亏损,汉能资金链已经日趋紧张,频频被爆出“甩卖”自家资产以换取现金。 港交所2015年12月28日披露的权益数据显示,李河君于12月21日减持了汉能25亿股好仓,交易价格为0.18元人民币,仅为停牌前股价3.91港元的5.5%。好仓为香港股市特有称谓,即看好后市,计划长期持有。 此后,因汉能没有及时回应,该交易被普遍视为李河君大幅减持之举。直到后来,汉能才回复称,此举属于债务融资,并非抛售。 在此之前,李河君就曾两次变相做空自己股票或增持自家股票的空头仓位。 港交所数据显示,去年7月15日,李河君申报了一笔6941.2万股的可转债清零,相当于市值2.7亿港元。可转换债券,在香港被称为“可换股债券”,不仅是一种债券,同时也附加了一份期权,即持有人可在规定期限内将该债券转换成指定公司的股票。 汉能2014年报显示,李河君共持有汉能2.2亿股购股权,其中6941.2万股的行使期限为2015年12月15日,另外约1.5亿股的行使期限为2017年12月30日。6941.2万股的数字正与港交所上述数据吻合,这意味着,李河君在行权期限到来前五个月,提前放弃换股,变相做空了自家股票。 更早之前的7月13日,李河君还通过旗下公司汉能太阳能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增持3亿股空头仓位。截至该笔交易,汉能的空头头寸由32.2亿股增至35.2亿股,持仓量达8.43%。 除了资本市场的活动,有消息称,汉能集团正在兜售旗下钱的水电资产,包括金安桥水电站等,以补充现金流。还有消息称,价值500亿的金安桥水电站股权及收益权已被质押。 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河君曾说起这座水电站的造血能力,“现在金安桥水电站每天的净现金流超过1000万元,而且水电价格目前被人为压低了,如果水、火电同价的话,金安桥效益还能翻一番,每年有50亿至60亿元”。 多方举措能否稳住阵脚? 造成汉能资金链紧张的部分原因在于关联交易。 年报显示,截至2015年底,汉能对汉能控股及其联属公司之应收合约客户总额约为20亿港元,贸易应收账约为26亿港元,其中26亿港元为逾期款项。汉能薄膜已经催促对方尽快偿还所有款项。 汉能控股就此发函称,公司股票被指令停止买卖,一直没有任何结论,这对汉能控股造成重大影响,经营环境恶化导致汉能控股资金紧张,无法偿还到期款项。汉能控股承诺,积极和各方沟通,争取国家支持。 汉能方面对记者证实,2015年,汉能控股申报的第四批“国家专项建设基金”项目正式通过国家开发银行的审批,获得国开行6.36亿元基金支持。 汉能年报也显示,2014年获得政府补助为5737.9万港元,2015年上升到7940.3万港元。 2015年,汉能农业应用签约金额超过10亿人民币,预计2016年也会带来持续收入。2016年3月18日,汉能启动“金屋顶行动”,截至目前已有包括恒大地产、中石化在内的24家企业或机构与汉能签署了合作协议。汉能还押宝太阳能汽车,预计今年6月在上海新能源车展亮相推出。 不过,汉能当前的资金形势仍然不乐观。 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底,汉能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约为4.48亿港元,相比于2014年的30.57亿港元出现大幅下滑。而流动负债和非流动负债项下的银行及其他附息借款分别为2.79亿港元和9.04亿港元,合计11.83亿港元。这意味着,汉能截至去年底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尚不足以偿还银行及其他付息借款的一半。 面对严峻局面,4月20日李河君在一个新能源论坛上公开表示,对于汉能坚持的薄膜技术路线信心满满,并称“我们的情况每一天都比昨天更好,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不过是否如此,市场将拭目以待。 东莞氯化物报价
云南潜水泵生产厂家
成都铰刀生产厂家
高压锅炉钢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