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甲型H1N1流感上海按SARS标准防控

发布时间:2019-05-22 10:10:41 编辑:笔名

甲型H1N1流感上海按SARS标准防控

上海:按SARS标准防控

寻找与墨西哥病人同机乘客,是本次新流感爆发以来,中国大陆城市与甲型H1N1流感一次近距离的接触。上海成功地找到所有上海范围内的同机乘客,并已经对同机乘客和他们的接触者进行医学隔离观察。

撰稿·黄 祺()

初战告捷

在刚刚过去的五一节中,忙着过节的市民和游客,只能在报纸、电视上体会甲型H1N1新流感防控的紧张气氛,但是,上海疾病预防控制系统,却在整个五一期间昼夜不眠,终于成功处理了新流感爆发以来的次挑战。

这挑战源自于4月30日到达上海浦东机场的墨西哥航班,一名墨西哥人乘坐航班到达上海后,转机去香港,后在香港被检出感染甲型H1N1流感。5月1日,卫生部得到信息后,立即要求各省市查找与患者同机的乘客和接触者。

查找上海地区范围内的同机乘客,近乎于大海捞针,但完成这个任务一共只花了32个小时。

上海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以下简称上海疾控中心)急性传染病防治科副主任吴寰宇,参与了寻找同机乘客的行动,他回忆说,那是一种“战斗”的状态。

所有的工作从一份乘客名单,和一堆入境登记卡开始。“我们的个工作,是把所有乘客分成两类,一类是以上海为目的地的,另一类是以上海以外的地区为目的地的。”接下来,吴寰宇参加了以上海为目的地的乘客的追查。

追查的依据,主要是入境登记卡上的内容。“只要是留下号码的,我们都打一遍。”但是,就算有号码,能成功联系上的人只占少数,很多要么关机,要么根本就不存在。

还好,一些在上海有固定居所的乘客,填写了自己的住址,就算不是非常详细,只要填了某区,搜索的目标就要小很多。

上海市已有的三级疾控络,在防范急性传染病上发挥了巨大的优势。很快,基层的疾控机构,找到了所有有固定住所的同机乘客。

但登记卡上填写地址为酒店的旅客,给查找工作带来了麻烦。吴寰宇分到查找7名墨西哥乘客的任务,他们住在浦东新区一家酒店。一开始,区疾控部门曾要求酒店提供这7人的详细资料,但酒店方面出于保护客人隐私的考虑,没有提供详细情况。

“这个时候,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将新流感警告级别提升到5级,中国卫生部宣布将新流感归入乙类传染病,同时还纳入《国境卫生检疫法》规定的检疫传染病管理。有这些规定,我们跟酒店沟通就有了依据。”吴寰宇打与酒店值班经理沟通,酒店负责人表示理解,并同意配合疾控部门的工作。

吴寰宇到酒店,花半小时逐一核对7名墨西哥人的姓名。在确认之后,疾控部门要求酒店立即与7名客人取得了联系,很快,7人在酒店接受了隔离观察。

“现在,这些外籍同机乘客和这架航班的外籍机组人员,以及他们的家属,都已经转移到南汇一家酒店集中隔离观察,目前并没有出现异常情况。”和吴寰宇一样,在得知所有上海地区同机乘客都已找到的消息时,投入这场“战斗”的疾控系统工作人员,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上海的信心

当然,挑战还不止这一次。5月6日上午,南航一架飞机将接回中国滞留墨西哥的旅客,人数大约200人左右。飞机到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后,乘客也将接受7天的集中医学观察。上海的卫生疾控系统,将再次承担这个重要的任务。

2003年的SARS爆发,对于中国的疾病预防控制水平来说是一个分水岭,上海的疾控能力,也从那个时候开始跨入新的水平。

“从SARS开始,我们的实验室就一直处于随时待命的状态。我们有值班表,只要出现任何急性传染病,需要我们实验室进行检测,我们的人员就立即到位。有的时候,甚至是实验人员在实验室等一两个小时,标本才送来。”上海市疾控中心微生物实验室主任张曦说。

微生物实验室,是一个普通市民很难关注的疾控环节,但在急性传染病控制中,却发挥着关键性的作用,一个人是否感染一种传染病,终需要实验室的检测来确定。跟微生物实验室一样,经过SARS,疾控系统所有部门工作能力,已经大为改观。上海疾控中心急性传染病防治科顾宝柯主任开玩笑说:“我们这里是平战结合。”

由于本次甲型H1N1流感,与SARS一样是一种呼吸系统的急性传染病,所以,目前主要的防控措施,基本参照SARS的防控方法。

从4月27日开始,上海市各大医院的发热门诊启动应急预案,上海市卫生局要求,如果医疗机构发现有类流感症状的发热病人并有可疑流行病学接触史的,应立即转至发热门诊处置,对首诊发现重大传染疾病的医护人员要予以奖励,对工作不严、不力,导致漏诊的,要追究,严肃查处。5月3日,中国卫生部启动新流感每日零报告制度,上海市也开始零报告制度。

在一些人质疑中国的防控行动过于紧张时,世界卫生(WHO)组织却一再强调,像中国这样的防控措施,是合适的。从目前的情况看,全球甲型H1N1流感疫情趋缓,但世界卫生组织仍然警告,疾病控制系统不能掉以轻心。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陈冯富珍,日前接受英国《金融时报》访问时说,甲型H1N1流感如果爆发第二波疫情,“将会是全球在21世纪曾发生过的流感中严重的一次”。她表示,波疫情因北半球流感季节结束而显得较为温和,但一旦爆发第二波疫情,情况将变得很严重。这类似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的爆发模式,当年有5000万人死于西班牙流感。

也许应该感谢SARS,正是因为SARS防控的经验,眼下对新流感的防控才能更加规范和有序。■资讯录入:yz88yz88

这种感冒其实是一种癌
一个大写的独宠boy!井柏然三度受邀巴黎看秀
住房城乡建设部关于发布行业标准《商店建筑电气设计规范》的公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