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我不是故意爱上你0

2018-10-13 23:25:14

去年的冬天,我还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学生,但婚期已经确定,男友在他的城市给我安排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只等着毕业就把我娶进家门。这样的生活,不禁让周围的朋友都羡慕不已。可是就在那短短的几个月里,我竟背着男友爱上了一个人。

十月,江城已迎来了秋天,一片片深黄色的梧桐树叶子把校园装饰得异常绚烂。同学们都在忙忙碌碌地找工作,而我竟幸运地找到了一家教育咨询公司实习,每周只需工作两天。

第一天去报道,李主任热情地迎接我并带我去办公室安排工作、熟悉环境。暗红色的办公桌,靠窗,窗外是一片爬山虎,枯黄的爬山虎在秋风里摇曳着身姿,仿佛在和我打着招呼。办公桌的对面,各种各样的教参和打印的资料闯进我的视线。椅子上空空的,隐隐还看得见灰尘,像是许久没有人来过。

直到几周之后的一天早上,上班,我遇见了他,生命中注定要遇见的那个人。

他叫然浩,正坐在我对面的办公桌前喝豆浆,豆浆清新的香味飘满了这间小小的办公室。进去的那一刻,我明显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跟随着我,我有点紧张,又担心第一次给别人留下坏印象,便礼貌地冲他点头微笑,他也笑笑。我看见那浓浓的眉毛下的那双深邃的眼睛,向我投来一道亲切的光芒,这让我的心不禁一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油然而生。我刚坐下,他便伸了个懒腰,站起身离开了,留下一个高大的背影。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那个淡淡的却又饱含热情的眼神,硬是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子里,直到今天,依旧清晰可见。

之后的几次见面也总是短暂的可以用分钟来计算,他总是来去匆匆,似乎有做不完的事情。后来从同事口中了解到,他比我大一岁,来这家教育公司已有三年,凭着自己对市场独有的分析能力成为了公司市场部的主管。还有个跟我一般大的女友,正在法学院读研究生。成熟稳重、年轻有为、阳光帅气,充满活力,我想这些词用在他身上是再合适不过的。而这样的男孩子,从来都是女孩饭后的谈资。

十一月,天气依旧晴朗,我所在的城市和太阳的感情总是尤为深厚。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我和往常一样来到办公室,一进门就看到桌前堆得像小山一样的资料,这是今天上课要用的,必须八点半前复印完。我急忙丢下手中的早餐,开始在复印机前忙碌,一张张A4的纸经过一阵“吱吱”后被印上了各种文字,就像是给我们讲述一个忧伤的故事。

正忙着,他来了。他从背后拍了一下我的肩,笑呵呵地说了声早上好。我被他的这个举动吓住了,至少我们还没有熟悉到这个程度吧,我暗暗想。那A4的复印纸倒像个调皮的孩子,在那一瞬间卡住,复印机停止了“吱吱”的响声。“哎……”我眉头皱起微微叹道。他听到我的哀叹,便放下手中的包,轻声对我说:“我来吧!”

他的眼神那么坚定而诚恳,我只好傻傻地退到一边,看他灵活的抽纸放纸,再按下按钮。复印机“吱吱”的声音又开始连续不断,我便站在一旁将复印好的资料一一整理。

“对了,楼下还有复印室呢,让他们帮忙吧,然后找我报销。我有经费。”他一本正经的说道。这话让我有点不知所措,毕竟我对这里不太了解,也不知道主任会不会说,正打算拒绝时,他又开口了,“给我吧,要几份?”“五十。”我声音很小,生怕被李主任听到,而他,拿起资料,大步流星地朝楼下去了。

在然浩的帮助下,我顺利地完成了任务。熟悉的上课铃声想起,我得以片刻的休息。早饭已经凉了,我顺手丢进了垃圾桶。可是就连这个动作也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他把他桌上的豆浆推过来。我不知怎的竟然拿起来就喝了一大口。他笑了。然后继续问:“有男朋友了吗?”

我心头又是一愣,这是什么意思呢,只是关心吗,他不是有了女朋友吗?在不到三十秒的时间里,N个问题就像雨后春笋一般地冒了出来,我总是不习惯和他那深邃的眼睛对视,只好随手翻开一本书,眼睛投向书页,说了声“有了!”

“我猜应该是有了的,你这么优秀的女孩子肯定是名花有主嘛!”我抬起头,不得不和那双眼睛对视了,那该是多么深邃的一双眼睛呀,像一弯潭水,眼神中还泛着浅浅的笑意。我有些不好意思,只是腼腆地笑了笑。见我不说话,他又继续说道:“我表哥叫我给他介绍女朋友呢,你有合适的就介绍介绍吧,顺便把你的电话告诉我!”我们交换了号码,他又顺便问了句:“平时,你喜欢上网吗?”“嗯!”“那QQ号也存一下吧!”

我存下了然浩的QQ,而那一刻,我的心里好像多了一样东西。一回到学校我竟迫不及待打开电脑加了他,然后坐在电脑前开始期待,期待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可是十分遗憾,没有。整个晚上都没有。我不知道那天晚上和男友习惯地打完了电话,道了晚安后,自己是带着怎样的一种心情入睡的,只知道,曾经波澜不惊的内心有点不平静了。

又是一周的开始,不用上班,不想写论文,懒懒地睡在床上,用手机登QQ。刚一登陆,就有新消息的提示,我赶忙打开。是他,然浩。他发了个调皮的眨眼睛的表情,外加一句:你也是实验高中的吗?

我甚是惊喜,又有些怀疑,难道我们是高中校友?

之后近一个上午的聊天,十分愉快。我不知道然浩在电脑那边的表情是怎样的,反正电脑这头的我一直在不停地笑。后来跟朋友说起这事,说我遇见了一个怎样幽默的男孩子,她严肃地说,这是每个男孩子和女孩第一次相处的“技俩”,他们都会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幽默有趣的成熟男人形象,时间久了,本性就暴露了。可是,对于他,我却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虚伪。

那一次的聊天记忆深刻,我知道我们是老乡,还知道他有一个相爱了七年的女友,征地拆迁典型材料也知道他是一个很孝顺的儿子,因为空间里唯一一篇自己写的文章就是关于他父亲的,况且文笔还不一般,活泼中带着调皮,更带着一丝淡淡的追悔和伤感。总之,他是我见过的少有的心思如此细腻的男孩子。

而那次的聊天,似乎在一瞬间也让我们亲近了许多。如果说之前的相处让我内心泛起了波澜,而紧接着的见面,则让我的心汹涌澎湃,躁动不安。

那天上完最后一节课,刚回办公室,就听到了熟悉的电话铃响。是然浩。他不是刚走吗?怎么给我打电话?犹豫了几秒,我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忙完了吗?”是一种略带深沉的语气。

“嗯”

“晚上去哪里?”

“学校!”

“我回去没人做饭,我请你吃饭吧”

“嗯,嗯,那个……”

“下来吧,我在楼下等你!”

“嘟嘟嘟”,电话已经挂了,我匆忙地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在脑袋里试图寻找一些合适的正常的理由来解释这顿不太合适的晚餐:我们是老乡嘛,还是同事呢,况且他比我大呢!可是这样就合适了吗?但是他女友知道了会不会多想呢,我们单独去吃饭,还是晚上呢,他会带我去哪里,我们毕竟认识没多久呢!

我带着复杂的情绪来到楼下,看见一辆黑色现代停在门口,然浩正望着对街的广告出神,一只手伸出窗外在弹着烟灰。我走近但并没去拉车门,他扔掉烟,微微一笑。我承认那双深邃的眼睛对我有特别的吸引力,因为我原本想好拒绝他的台词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我只好上车了。

那天的然浩,和平时不太一样,一路上都很沉默,像是思索着什么,也许是他要专心开车,我也就没多说什么。而我估计因为白天的工作太多,又没有午休,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等我醒来时,发现车子已经停下,前方的路我认不清,只有几盏昏黄的路灯正低着头瞧着我们,没有车来来往往,大概是一个小区吧。我看到身上的外套,再转头看他,路灯映射过来的灯光让我看到了一双深情的眼睛,我不好意思地说:“你怎么不叫醒我呀?”又赶忙把衣服拿下递给他,接衣服的瞬间,他的一双大手竟把我的双手紧紧握住,温柔地对我说:“冷吗?”

我原本应该抽回双手的,可是面对他,所有的原本都是那么虚伪,那么苍白无力。

都说今年江城的冬天来得特别晚,但是它来的也特别突然。它会在一夜之间让你从秋天走向冬天,这种没有预备的的季节交换,正如我们的感情一样,突然升温。

我想我肯定是爱上他了。

那天晚上我们都没有吃饭,良久,我抽出双手,拿起包,打开车门就往外跑。他没有拦我,也没有下车。

接下来的几周,我们没有联系。只是每次看到他在线,就忍不住想起那个莫名的举动,心里也咚咚直响。我知道无论从哪种角度解释,我和他都不应该有这样一种说亲密又不太亲密的接触。毕竟我已经订婚,而他也有个相处了七年的深爱着他的女友。

从那以后的每次上班,我内心都有些惴惴不安,生怕再次见到他那深情的眼神,但是一边害怕着却又一边希冀着,心里总是纠结得七上八下。甚至有好几个晚上,他都出现在我的梦里。可是害怕的见面终究还是来了。

圣诞节那天下班后,我又看到了那辆黑色的车,那个熟悉的身影。他见我下楼,马上下车打开车门。我怕这殷勤的动作被同事看到,便赶紧上车了。

“上次,对不起!今天卫生行政诉讼的概念我刚好去学校看她,所以过来接你一起!”他盯着我的眼睛,十分真诚地说道。

一句对不起,让我内心压抑的种种情感在顷刻间全部爆发了出来,眼泪从眼眶里汹涌而出。我知道,这泪水包含了太多复杂的因素,我有点恨自己,也有点恨他,因为如果不是上次的那个举动,我的心怎么可能被搅得这么乱。

他没有直接去学校,而是先把车子停在了江边。夜幕五矿正信林溪地降临,七点的江城像一位多情的女子,暗红色的路灯光,透过玻璃映在他的脸上。然浩双手伏在方向盘上,埋着头,似乎在沉思什么,我则呆呆地望着夜色中的江水,默不作声。

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满脸的忧郁和纠结。

“飘,上次对不起,但是我想你应该能明白我的心情,就像我明白你的心情一样。你不要再哭了,那样我会更伤心!”

我的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内心蕴藏的所有的小情绪,喜欢,爱,委屈,难过,伤心,或者失望,都和着泪水一一释放出来。

他一把抱紧我,听我委屈地哭泣,就像是一位父亲正抱着撒娇的小女儿一样,只是这种感觉却不像父爱那般简单。我知道我们都爱上了彼此,但是我们不得不把这种感情压制。他见我情绪稍微平复了些,便启动车子,送我回去。

车子开进学校的那条林荫小道上,两边都是十几米的高大的白桦树,十分幽静,美好,穿过这条小道,就是我的宿舍。

“就这儿吧!”我示意他停车。车子停了,他和我一同下车。

“你不用送我的,去找你女朋友吧!”我小声的说。他没做声,依旧继续朝前。小路十分安静,两边的白桦树在顶端拥抱在一起,正好给这条路支起了一个天然顶棚。远处有一片竹林,竹林旁是一大片草坪。那是许多情侣约会的地方,当初我和男友也没少到这里,我想然浩和他女友也是如此吧。可是那天,同样的地方,不同的人,也有了不同的心情。

那时的我在想,这应该是我们最后的单独相处,因为这样的单独见面多一秒都是坏事,因为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能够把持住自己。我停下脚步,再次叫他别送了,却看见他的眼中闪着不舍的泪花。

“飘!”他又一次抱紧我,“让我亲你一下吧!”我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唇已经轻轻地印在了我的额头上,暖暖的。他似乎并没有停下,接着又向下吻到了我的嘴边,没有初恋般的羞涩,有的只是不舍的欲望。竹叶被风吹得簌簌作响,我感觉那一片片竹子都在嘲笑我。

那次告别后,我再也没有见到然浩。随着寒假的临近,我的实习也告一段落。只是偶尔上网,看到他的头像,会傻傻地发呆。

再后来的一天,我跟姐提到这段故事,她没有惊讶的表情,只是淡淡地说了句:那是因为你们对自己已有的爱情都不够坚定而已。

如今,我已经和男友结婚,我坦白了这段故事,他撩了撩我的刘海,温柔地对我说:“人一辈子怎么可能只喜欢一个人呢?只是因为我们选择一个人在先,就不得不放弃后来出现的一个人。你喜欢他,又不是故意的。”

我盯着老公,双眼充满了感激。他捏捏我的脸,调皮地说:“这其实就是一场考验,而你,则是我们爱情的胜利者!”

是的,我爱上你——然浩,又不是故意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