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壹泩嘚鲜花

发布时间:2019-06-15 01:24:19 编辑:笔名

一生的鲜花

占卜师的水晶球隐隐散发着蓝光。

玛丽亚和别的少女一样,对占卜充满好奇和莫名的兴奋,眼睛睁得大大的,想从占卜师那高深莫测的表情里读出什么来,这让她惴惴不安,占卜师会怎样解说自己的命运呢?

“我……”占卜师轻轻地点了点头,这一微小的举动无疑刺激了玛丽亚兴奋的神经,蓝眼睛睁得更大了,在弯弯的睫毛衬托下,显得温和美丽,似乎身边的小伙子都感觉到她双眼暗送的秋波,都别过头来,眼神竟有些迷离,直到玛丽亚有所察觉才很绅士得回过头去。

“恭喜你,玛丽亚小姐”占卜师一改先前满脸的肃穆和高傲,露出了笑容,“你是很善良的小姑娘,幸运将会是对你的回报,你的人生将会是那样的幸福美满,你会遇到一个好丈夫,他会用一生爱你……”

玛丽亚的脸上渐渐泛出红晕,她想起那个眼神有点羞涩的男孩,十几岁就向自己送花,便宜了他进水楼台先得月了,自己也对他芳心暗许了,自己竟能对别的追求者无动于衷。想到这,玛丽亚的脸已经红透了,这无疑会使她更加惊艳了,惹得小伙子们再次不顾绅士风度地别过头来。

“……恭喜你,玛丽亚小姐……我……很快他会向你求婚,对,很快,可能一个月以后……”

玛丽亚突然有种很强烈的逃避欲望,结婚?她还没想过,她是那么地年轻,如花似玉的年龄,就要在锅碗瓢盆、柴米油盐中忙活地灰头土脑,的确很恐怖。她用白皙的手指伸进满头的金发,尴尬地安抚着发麻的头皮,不由脱口而出:“还有别的选择吗?我不想这么早结婚呢。”

“我……”占卜师一脸深沉,这让玛丽亚担心起来,不过很快,占卜师脸上露出了笑容,“玛丽亚小姐,我说过,你很善良,幸运将会是对你的回报,在你结婚之前,你的人生将充满鲜花和赞美,当然,结婚后自然会减少,毕竟过多的鲜花会对你们的恩爱产生一定的妨碍……”

是的,玛丽亚的生活中的确充满鲜花,家里的玫瑰多得可以开花店了,全都是追求者送的。是的她很善良,她不想让任何一个人难堪,她会把他们的玫瑰全都养起来,直到它们自然凋谢,想到这,玛丽亚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不停地用手指捻着垂肩的金发,忽然想起了什么:“那尊敬的占卜师,你能告诉我两种选择那种更好吗?”“噢,不,小丫头”占卜师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这是你的人生,该由你来选择,这不是我一个占卜师该做的,但是,自己的选择必须自己来承担。”

玛丽亚很美,简直像一个天使般的容颜,更重要的是,她很善良,她有着天使般高贵的灵魂,这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美丽,让人窒息的美丽,不论走到那,玛丽亚都能感受到异性那睁大的眼,仿佛在说:“噢,真美。”充满鲜花的人生,将会是怎样的呢?一定非常不错,她用双手捂住眼睛,一定不错的。

咖啡散发着幽幽清香,小伙子低着头,咬了咬牙,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极其夸张得站起来,然后手以一个奇怪的角度伸了出去,却因为太紧张,“啪”地一声,一颗璀璨的戒指掉落在玻璃茶几上。小伙子暗骂自己不争气,这个姿势自己已经练了上千遍,想不到还是出了洋相,羞得满脸通红。

“咦?!这是给你女朋友的戒指吗?它真漂亮!”小伙子感觉这个世界一下子变得无声无息了,他分明看见,玛丽亚的无名指上也有这么一颗漂亮的戒指,感觉身体有什么东西一下碎裂了。但他的确他爱她了,只希望她幸福,那怕这幸福不是他给的,他不会让她难堪的,“哦,对!”小伙子有些颓丧地坐下,理了理情绪,故作轻松地说:“给我女朋友的,咳,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说完举起咖啡,遮住了自己脸。

失恋的确是痛苦的,玛丽亚毕竟是爱他的,一想起小伙子那失望的表情和故作轻松的沮丧,玛丽亚心中就有种被撕裂的痛,不过,还未等她对自己说“对不起”,鲜花和赞美铺天盖地而来,完全不给悲伤留有活口。

的确,玛丽亚,每天都有鲜花,倾慕者的,崇拜者的,感激者的。她依旧每天为那些花儿浇水,她没事便把花儿将奖杯一样地放在柜子里,这么多年了,柜子里永远都不会有枯萎的花。喧闹过后,玛丽亚常会想起那次求婚,想起小伙子的有点羞涩的眼睛,小伙子的风度,她会有一种大哭一场的欲望,但每次都被他压制住了,是啊,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自己的选择必须由自己来承担。她看了一眼柜子上成排的鲜花,正如每一个赠予者的感情一样,真挚而炽热。有时她会想,如果我答应他呢?他会怎样用一生来爱我呢?每天清早一个吻?还是每天饥肠辘辘回家时满桌的佳肴?不知道,谁会知道呢?

鲜花依旧像雪花般飘来,经过岁月的洗礼,她的美反而越来越深刻了,那是一种从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美,是一种至善的美,就像一个神话,和一生鲜花那样的神话,这个神话经得起任何岁月的蹉跎。然而,她却不得不承认,关于那个少年,的确在她生命中划过了不可磨灭的痕迹,让她不可能再对其它人产生爱情。鲜花和赞美依旧如雪花般飘来。

傍晚的夕阳斜照,一阵敲门声打断了玛丽亚的思绪,她蹒跚着去开门。

“送你花儿!”一个小男孩站在了门前,眼睛里的那点羞涩让她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孩子。

“呀”她惊叫了起来“这是一朵白色的菊花呢,这可不好用来送人哦,哦,小天使,快告诉我,在那采的,我们把它放回去吧!”

“请跟我来。”小男孩腼腆地转过身。

果然是别人坟墓上的花呢,可爱的小天使……她呆住了,那双眼睛没有比此刻更深刻了,虽然无情地在他的脸上留下深深的刻痕,但那双眼,依旧那么温柔,依旧那么熟悉,她颤抖着的手将白花插入泥土,无法置信地抚摸着冰凉的墓碑,感觉从未有过的苍老。玛丽亚很想大哭一场,将一生的泪水都倾泻出来,然而,她发现自己怎么也哭不出来,晚风拍打着她额头的白发,终于拨动一颗泪来。

小程序平台
临床诊断
外阴阴道念珠菌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