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拿什么解开年关心结

2018-10-26 14:20:28

拿什么解开年关心结

“过大年”的脚步越来越近,倦意和烦闷也在不少职场人士中悄然弥漫。前不久,国内一家专业人才招聘站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在1500余名受访的企事业职员中,超过九成的人在“年关”感到焦虑。

“年关”是道什么“关”?

外企员工刘莉竟因为一份“年终总结”而要求住院,不想上班,不想见家人和同事。她说:“我上年的任务完成得不够出色,年终总结肯定挨部门经理批评。一连几夜睡不好,第二天头昏脑涨,腰酸背疼。”

前不久,中华英才针对IT、金融、制造业等15个行业1500余名企事业职员进行了调查,结果令人吃惊:多达91.7%的被调查者在岁末年初“感到焦虑”。

眼下不少单位进行各类总结、评优、应酬、人事变动,“年关综合征”随之袭来,不少职场人士感到无聊、无助,较多地出现烦躁、焦虑、多梦、恐慌、脾气火暴,部分人甚至出现注意力无法集中、肠胃不适、头痛、失眠等一系列“亚健康”症状。

“年关”,俨然成了一道难关。

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的伍杰说,新年到来,春节进入倒计时,喜庆的气氛渐浓,但这样的氛围恰恰给人心理落差,如同聚会能让孤独的人感到更孤独一样,在“本该很快乐”的日子里,令人不快的事情被放大,变得越来越焦虑。

外企技术人员丁炯说,新年意味着辞旧迎新,可是自己在上一年的工作不太理想,年关一到就迷茫,为时间过得太快而惆怅,对自己的停滞不前感到失望。

心理专家分析说,中国人素有“年终算账”的习惯,因此,“过年”也像“过关”。重压之下,职场人士较易产生恐慌或无所适从的情绪,例如因跳槽、换岗导致不适应,因收入不高、过年拮据而自责恐慌等等。这一心理不加以疏导,还可能引致其他生理疾患。

年关的心结就像“西西佛斯的石头”

大学同窗的钟董和汤祚宇一见面就互叹苦经:进入1月份以来,人怎么就又累又烦躁,还常常失眠呢?

钟董是上海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职员。他说每年到了12月份和1月份,工作量就陡增,一来每年的几笔大业务集中在这段时间敲定,二来还要“忙里偷闲”写年终总结,12月份刚刚提交完上年总结,1月份还得赶写当年计划。“忙是挺忙,可心里依然空落落的。一年一年‘年而复始’,只有重复,没有进步,一年到头,只有深深的疲倦。”

研究生毕业的汤祚宇进入一家外资银行营业部工作已半年有余,但日复一日繁忙而琐碎的柜台工作让他情绪低落。“我带着雄心壮志和十足干劲到这儿,却让我成天重复枯燥的事儿。加上我是个新人,上级也很少给机会。眼看着新的一年到来,我却看不到自己的将来,郁闷啊!”

“郁闷”的不止他俩。这些天来,在上海一家地方媒体工作的邵飞时常自比“西西佛斯”。在希腊神话中,有一个推石上山的西西佛斯。传说西西佛斯遭到天谴,众神罚他推动巨石停到山顶。西西佛斯每天费力地推石上山,却因为山顶太尖,眼睁睁看着石头滚落山脚,第二天不得不重新推,他就这样周而复始地重复着推石的动作。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巨石永远停不到山顶,西西佛斯也永远歇不下来。大家一年一年为业绩考评拼命,好不容易爬到年尾,没喘过气来,第二年又得从零开始,这和西西佛斯有啥两样……”邵飞无奈地说。

打量“年关综合征”,可以注意到以下两类情绪:

一是疲劳崩溃,被无止境的重负压垮。一些职场人士忙碌了一年,身体就像绷在弦上的箭,到了岁末年关,潜意识产生一种松懈心理,此时如果还有忙不完的工作任务,就越发难以承受。

二是焦虑迷茫,好容易“推上了山”,新的一年里又要从头再来。还有不少人回顾一年来的工作时,仿佛什么成就都没有,荒废了时间,提到来年,也感到不可把握,心里觉得没底。

五首“一字歌”有望破解“年关”难题

这些天来,一些在职场流行的口头语,正引发越来越多的共鸣。这些“一”字歌,不仅是心愿,也呼唤着更多人的关注和深思。

节奏“慢一拍”。今年35岁的外企部门经理张骥说:“眼看要四十岁了,只可惜人生旅途上的风景,都没空停下好好看看。”这些年的忙碌工作,张骥已经很久没有慢慢开车、悠悠吃饭了。“希望来年能放慢节奏,毕竟生活才是工作的目的。”

睡觉“久一点”。面对越来越多企业盛行的“加班文化”,员工们想说个“不”字也不容易。“但愿越来越多的人也能理直气壮地对公司说‘不’。”北京一家汽车销售公司的员工王燕说。

闲暇“多一些”。在证券交易所工作的黄彬说,大学时代踢足球、下围棋的爱好,不知道已经“搁置”多少年了。如今自己每天除了睡觉,余下的时间都是工作,“工作让我劳顿不堪,何时才能重拾当年的欢乐?”

要求“低一点”。报社许萍萍近老是莫名地焦虑,同事们说她就像得了恐“稿”症、恐“版”症。“2007年开辟了新的专版、专题,还要为过春节预留一批稿子。实在忙不过来!可是,每月要评选好稿、好版面,一不抓紧就会落后。”

烦恼“忘一阵”。保险公司业务员汤鸣近心情低落,就连休息在家也唉声叹气。“上年度业绩不佳,挨了批评,痛苦了好几天,‘忘记’成了比业绩还难完成的任务,希望自己在能尽快走出阴影。”

洗衣房设备
四川健身包定制
楼宇对讲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