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昨晚你睡觉的时候我在逛宇宙

发布时间:2019-03-12 01:13:11 编辑:笔名

夜晚会改变许多东西,包括你熟悉的城市。

3月20号是世界睡眠日,本该劝你早睡早起。

然而今天,我实在想炫耀:熬夜的时候,我在地球上看到了你从没见过的异世界。

1854年,根炭化竹丝在真空玻璃瓶里通电发光。

1910年,盏霓虹灯在巴黎大皇宫亮起。

1973年,英国和挪威批计算机接入互联。

过去,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灵感、激情、播种、收获,都在太阳底下。

然而,电力和络改变了一切,颠倒了地球自古以来的昼夜。从此,城市变成发光森林,人类向夜行生物进化。有这么一批摄影师,专门放弃睡眠,钻进黑暗,捕捉夜色中的古怪风景。

凌晨4点从不醒着的你也许不知道:

每天深夜,你熟悉的城市,会变成宇宙。

你半夜刷的样子,好像外星人啊

主题:深夜的民

摄影师:Gabriela Herman

作品:Bloggers

呆呆痴笑,眼圈浮肿,神色疲惫……你熬夜刷朋友圈的样子,美国摄影师Gabriela Herman可都见过。

为了观察信息时代如何改变生活,2010年,她花了1年时间,拍摄了一组人们深夜上的照片,名为《Bloggers》。

博客兴起,WordPress注册人数达到千万。人手一个微博账号,24小时的时代,人际关系看似更亲密了,Herman却觉得,技术使人孤立。

当黑夜切断感官,你独坐僻静房间的一角,只有眼前方寸发光。

隔着屏幕,你与亿万人无声交流,嬉笑怒骂,觉得自己是万物主宰……

说真的,那副样子,好像外星人啊。

它用机器心,温暖你的孤独夜

主题:深夜的自动贩卖机

摄影师:大桥英児

作品:Roadside Lights,Mercy

7年前,大桥英児突然迷上拍摄日本各地的自动售货机。

大概是因为,他所居住的北海道,冬季又长又冷,但即便是暴雪天,依然可以从路边的自动售货机中,买到温暖的饮料。

“它们可以在任何地方出现,偏远山区,天涯海角。我一直在想:这样的地方,究竟是谁在使用自动售货机?”

餐点、汤品、零食、生鲜,神奇的日本自动售货机,几乎没有什么买不到。漫漫寒夜,那只发光的小盒子就是温柔乡之门,召唤你靠近。

咔嚓,一枚硬币投入,哐当,一瓶热茶滚落,还有什么比这声音更动听?

无论深山还是暗巷,它们就是孤独的守卫,用机械心脏发出光亮,驱散黑夜,填饱夜归人的肚子,指明前进的路。

妈妈!10点后的儿童公园有怪兽!

主题:深夜的儿童公园

摄影师:Kito Fujio

作品:公園遊具

还记得你小时候爬过的造型诡异的滑梯吗?

2005年,Kito Fujio放弃了上班族的身份,漫游日本全境,用相机记录各种老式儿童乐园。

近,他注意到许多水泥砌成的奇异设施:色彩明艳,有趣又诡异,白天是孩子熟悉的可爱动物,一到晚上,就在街角的游乐场里徘徊。

巨章鱼在漆黑的海面上翻腾;

多刺的软体怪爬出地面;

鹦鹉螺号打开了潜航灯;

妖怪变活了,正要吃掉无心的闯入者。

可是别害怕,因为在日本,这样的游乐设施正在慢慢拆除,为新建筑让路。

它们油漆剥落,蓬头垢面,成为一群被遗弃的、悲伤的怪兽,等待着再不造访的孩子。假如下次见到,不要跑,请轻轻靠近,陪他们多玩一会。

每天半夜,我的城市就会来到2049

主题:深夜的都市

摄影师:Marilyn Mugot

作品:Night Project

热衷于霓虹灯美学的人很多,不过Marilyn Mugot近迷上了中国。

在名为Night Project的项目中,她走遍上海、重庆、桂林、香港,拍下了大都市的迷幻时刻。

“中国似乎天生就适合这种颜色、环境和光线的搭配。城市正在高速变形,佛教寺庙紧邻新建筑和起重机,人们有强烈的群居意识,烟雾在街道上停滞不前……这些景色令我想起童年电影里的复古未来世界。”

不用参考《银翼杀手》,也别提《攻壳机动队》,这些照片没有落入赛博朋克的美学窠臼,反而充满东方的诗意——

破水沟的荷塘月色,仿佛金星花园;

旧弄堂里的路人,仿佛银河夜归客;

楼下熟食铺的灯管半明半灭,悄悄向路人兜售:师傅,切半两牛肉,再来三管机油?

Mugot真的很会挑,因为这些就是中国“赛博朋克”的地方:人们在高科技的夹缝里生存,霓虹越亮, 焦虑越深,越是你瞧不起的角落,越有生机。

欢迎光临宇宙尽头的餐馆

主题:深夜的路边餐亭

摄影师:Stefan Fuertbauer

作品:Eiterquellen(Pus Springs)

1870年前后,奥匈帝国将餐亭引入维也纳,为退伍的伤残军人提供就业岗位。

从那时起,餐亭就成为了维也纳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贩卖零食,还成为工人和名流的聚会场所。

如今,在国际连锁快餐店的冲击下,这些低配版的“深夜食堂”正在消失,但是,维也纳人的舌头不会忘记路边摊的美味。

他们甚至发明了一些词汇,用来形容餐亭食品的微妙口感。

说起来有点恶心,比如“Eitrige”(pus-filled,充满脓液的),是指K sekrainer香肠放在烤架上时,里面的奶酪融化,滋滋渗出的样子。

因此,摄影师Fuertbauer才将这组照片命名为“Eiterquellen”(pus springs,脓液...之泉?)。

150年来,很多餐亭的食物都没变过,披萨、香肠、饮料,还是原来的味道。

也许再过150年,深夜下班的维也纳人,依旧会怀念这些像是漂流在宇宙尽头的餐馆。

再不走,就赶不上末班飞船了

主题:深夜巴士

摄影师:Travis Huggett

作品:Last Night at The Bus Stop

夜晚会改变许多东西,为万物赋予魔力。白天嘈杂拥挤、臭烘烘的巴士,也能变成太空舱。

Travis Huggett被夜晚打动的瞬间,是在某个雨天,看到一个女孩透过水汽朦胧的车窗向外瞥。他掏出抓拍,

昨晚你睡觉的时候我在逛宇宙

但错过了,从此,他背上相机,开始追赶纽约的末班巴士。

他喜欢夜间的氛围,因为黑暗的街道与明亮的公交车内部会形成鲜明对比。

穿粉红色运动服的姑娘好奇地打量镜头;

年迈的男人托着腮帮,可能是累了一天;

后座上的女人呆望远方,正在回忆刚读的书吗?

这些时刻,Huggett总是希望有人跳下车来,问问他在做什么。但他们太累了,漫长的一天结束,没人在乎谁用相机对准自己。

连同车窗一起,他们化身悬浮在夜里的明亮风景,载着纽约人的沮丧、疲倦、沉默和忧伤,驶向星海深处。

此刻还能说些什么呢?

晚安吧,银河系搭车客们。

早睡的人总是看不起熬夜党,觉得那是一群生活习惯糟糕的小丑,用满脸油光、粉刺和黑眼圈,换来几小时的亢奋。

可是抱歉啊,领略这番奇景的方法,只有熬夜。

△ 作者:二向箔管理员

(那啥,话虽这么说,还是要早睡早起,作者以亲身经告诫大家,熬夜会变傻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