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飞来的尸体

发布时间:2019-09-14 06:18:45 编辑:笔名

张涛开着农用三轮汽车,一路哼着小曲往家的方向驶去。他心里那个高兴啊,都流露在了一张挂满了笑的脸上。从来没有今天这么痛快过,进城不到两个小时,一车的西瓜卖了个精光,有的时候一车西瓜卖了一天回家后还有半车西瓜,这是在他进城卖西瓜史上不曾有过的,他怎么能不兴奋呢。他心情那个爽啊,无法用词语去形容。如果非得用个词来形容一下的话,那便是得意忘形。
心情好,不知不觉便到了家里。他把车停靠在家边,下了车便冲着家里喊了起来:“老婆,我回来了。”
张涛的老婆李丽听到老公的声音,从屋里走了出来:“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张涛走到老婆身边说:“没想到吧?猜猜看,今天我为什么回来的这么早?”
“中午有人请你吃饭?”
“没人请。”
“下午有事情要做?”
“没事做。”
“不会是西瓜都卖光了吧?”
“会。”
“不会吧?”
“真的会。”张涛向门外停车的方向指了指说,“不信,你去看看,车上一个西瓜都没剩。”
李丽还真的不信,于是走出家门,来到车边,踮起脚向车上看去。不看还好,这一看,差点把她的魂吓掉了。她目光呆滞地站立在车边,过了一会儿才尖叫了起来:“啊——”
刚喊出声来,她忽然意识到什么,连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张涛见状,感觉不对劲,立刻跑了过来,他向车上一看,吓傻了,刚才的那股高兴劲一下子全没了。车上躺着一个满脸鲜血的男人,怎么回事?车上怎么会有这么个人?他是什么时候上的车,这满脸的鲜血又是怎么回事?他还活着吗?
张涛拍了拍老婆的肩膀,说:“别怕,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上去看看。”
张涛上了车,把手指放在那个男人的鼻子前,完了,没有气息。他又把手按在那个男人脖子的左侧,没有跳动,完了,真的完了,可以肯定这个人已经死了。他跳下车,对老婆说:“他已经死了。”
“啊?他死了,真的死了吗?”
“真的死了,怎么办?”张涛问老婆。
“报警吧,让警察来处理好了。”李丽说。
“报警?那我就是嫌疑人,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我去警局接受审问。搞不好,还会变成杀人犯被判死刑。”张涛说。
听张涛这么一说,李丽觉得问题严重了。老公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冤案不是没有,真的报警了,老公自然成了嫌疑犯,万一再成了杀人犯,自己岂不是成了寡妇?不行,这警还真的不能报。可是,不报案,这个男人的尸体又该如何处理呢?李丽一时也没了主意,她看了看老公,说:“老公,你说怎么办,我听你的。”
“还能有什么办法,找个地方,把尸体埋了。”张涛说。
“嗯,也只能这样了。”李丽应着。
于是,李丽从家里拿出了把铁锨,放在车上后,对张涛说:“快,去南边找个地方把尸体埋了,放在车上久了,一旦被人看到了,我们不报警,也会有人去报案的。”
“好的,我们这就走。”张涛说。
张涛带着老婆,开着车,将车行至离家不远的一个小树林边停了下来。张涛让老婆呆在车上,留意周围的情况,一旦发现有人过来,立刻告诉他。他拿着铁锨向小树林走去。
到了树林边,他一个劲地挖坑,干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卖力过,尽管已是满头大汗,但仍旧没有停下手中的铁锨,直到坑挖好了,他才把手里的锨放在坑边,向车边跑去。
他示意老婆下车,两个人抬着尸体慌慌张张地向树林移动。他俩把尸体放进坑里,张涛再次拿起铁锨,往坑里填土。眼看就要干完了,突然李丽对张涛说:“有人过来了,快点。”张涛听了,一阵慌张,急忙把剩下的土都处理了,然后和老婆离开了树林,上了车,匆匆忙忙地往家的方向驶去。
李丽确实没有看错,在树林西边的确有一个男人正向树林的方向走了过来。这人不是别人,还是张涛一个村子里的人,他叫张磊。张磊远远地看见张涛夫妻俩拿着铁锨急匆匆地上了车走了。怎么,他俩没看见我?看到我的话,怎么连声招呼也不打就走了?他俩拿着铁锨去树林干什么?不会是在树林里种了什么吧?不可能啊,这片树林不是他家的啊,那他俩拿着锨在树林里干什么呢?
好奇心驱使着张磊往小树林走去。没费多大功夫,张磊便找到了张涛挖坑埋人的地方。慌乱中张涛埋人的时候,没有留意,竟然让尸体的指头露在了外面。张磊见有人的手指,他也是够胆大的,伸手将手指拽了拽,拽出了一只胳膊。啊?他俩竟然是在这儿埋人。张涛杀人了?是视而不见,还是报警呢?如果报警的话,张涛便成了杀人嫌疑犯,还有可能因此被判死刑。如果不报警的话,自己也来过这个树林,留下了脚印,一旦尸体被别人发现,自己也成了嫌疑犯了。好奇心害死人啊,张磊真后悔,不该过来探个究竟。思来想去,张磊还是决定报警,他不想自己也被这件事情牵扯进去。
于是,张磊拿出手机,拨通了110。
“喂,你好,我是张磊,我在树林边发现一具尸体,是男是女还不清楚,是我们村的张涛夫妻俩埋的,我是看到他俩拿着铁锨从树林那边过来,然后急忙上车走了,处于好奇,走过去看看,没想到看到了露在土外的手指。我伸手去拽了拽了,拽出了一只胳膊,我想里面应该埋的是个人,具体是什么情况我就不清楚了,你们快来看看吧。”张磊把具体地址告诉了警察,呆在树林边不敢离去,等着警察过来处理。
半小时后,两辆警察开了过来。从车上走下来几名警察。
张磊把刚才报警时说过的话,又向警察说了一遍。听完张磊的讲述后,他们扒开土,弄出了埋在土里的尸体。拍照的拍照,验尸的验尸,取证的取证……过了一会儿,刑警队长赵刚对张磊说:“你知道张涛的家吗?”
“知道。”
“那好,你上我们的车带路,去张涛家。”
“好的。”
赵刚带张磊和四名警员,开车前往张涛的家,余下几名警员在现场继续取证,做未完的事情。
张涛夫妻回到家里,那份紧张还没有完全退去,他俩好担心刚才的那个人会不会去那个小树林。因为紧张,连那人是谁都没有注意。如果那个人去了树林,问题就大了。
张涛问李丽:“你看清楚那个人了没?我们认识那个人吗?”
“我当时紧张得不行了,那还有心情去看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啊。”李丽说,“现在我的心还跳个不停呢,老公,怎么办啊?万一被他发现了埋在土里的尸体,向警察报案的话,那么人不是你杀的,也解释不清楚了,因为人是我们埋的。”
“是的,早知道会是这样的,还不如报警呢,至少还可以有个解释的机会。”张涛说。
“解释?你怎么解释啊,人是躺在你车上的,能解释得清楚吗?”
“就是怕解释不清楚,才决定埋了的啊。”张涛说,“西瓜今天怎么就那么快卖完了呢,如果没卖完,或许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即使发生了,这飞来的尸体落到了车上,也会把车上的西瓜砸个稀巴烂,足可以解释是怎么回事了。现在,还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了。”
“你好好想想,在路上听到什么声响没?”李丽问。
张涛想了想说:“你不问我还真的把这事忘记了,在回来的路上,我还真的听到了一声响,当时以为是我太过高兴,没有留意路上的石头,那一声响是车轮撞上了路上的石头造成的,连下车看一下都没有。”
“这么说,这个尸体真的是飞到你车上的。”李丽说,“谁会有那么大的劲,把尸体扔到你的车上呢?”
“如果是两个人抬着尸体扔或许能扔动的。”
“这个也不太可能,因为当时你的车是在行驶中,速度一定慢不了,即使两个人能把尸体扔取来,也不会扔得那么准的啊。”
“你说的也是,可是这尸体怎么就躺在我的车上了呢?”
“尸体是你拉回来的,你都不知道,我哪里知道啊。”
……
他俩正聊着,听到了由远而近警车声。完了,这下真的完了,警察来了,这么快就来了,一定是那个人发现了尸体,报警了。
“老公,警察来了,怎么办,怎么办啊?”李丽急了。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只能认命了,等着被警察带走呗。”张涛说。
“可是,人不是你杀的啊,”李丽说。
“你别忘了,人是我埋的,说不是我杀的,警察会信吗?换了你是警察,你会信吗?”
“不信,换了任何人都不会信的。”
“就是啊,听天由命吧,该死活不了,该活死不了。”张涛望着李丽说,“如果我被枪毙了,这个家,还有孩子和老人就全靠你了。”
“不许你这么说,你又没杀人,不会有事的。”尽管李丽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她心里清楚,想什么事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听到警车离家不远的声音,张涛说:“好了,不说了,你呆在家里不要出来,我一个人和警察走好了。”说着,他走出了家门。
张涛看着从警车上走下来的张磊,一切都明白了,原来那个看见他们并报警的人是他。张涛迎了上去,对赵刚说:“人是我埋的,我跟你们走。”
一个警员过来,给张涛上了手铐,带上了警车,往警局驶去。
在审讯室里,张涛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向警察讲述着,他不清楚这个尸体是怎么到了他的车上,他一再强调人不是他杀的,他说都怪自己当时过于害怕,担心被当作杀人嫌疑犯,所以才没有敢报警,选择了把尸体偷偷地埋了。
听完张涛的讲述后,赵刚对他说:“人的确不是你杀的,这个可以肯定。”
“真的?”张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追问道。
“真的,这个尸体是飞到你车上的。”赵刚说。
“飞到我车上的?”听到队长这么说,张涛如释重负,心里轻松了许多,但他还是不明白,“尸体怎么会飞呢?又是怎么飞到我的车上的呢?”
是啊,尸体怎么会飞呢?又是怎么就飞到了张涛的车上呢?要想解开这个谜,还得从 说起。
,某公司经理,上午十点左右在家里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公司里有事,需要他过去处理一下,便出门开着车走了。因为走得匆忙,走前没有在家方便一下,车行至半路,实在憋不住了。于是在路边停车,下车后找地方方便去了。
就在他方便的时候,听到一声巨响, 顿时感觉到有车撞到他的车上了。方便过后,他赶紧来到车边,果然看到一辆摩托车倒在了他的车后,汽车的后备箱盖被砸得凹了下去。看到这,他围着车转了一圈,寻找着骑摩托车的人,奇怪的是竟然没有看到骑摩托车的人。听说过有无人驾驶的汽车,还真没听说过有无人驾驶的摩托车。如果有人驾驶,那么这辆摩托车的主人呢?总不能是飞天上去了吧? 又看了看四周及远处,仍旧没有看见骑摩托车的人。 仔细地查看着地面,发现地上有零零散散的血迹,在汽车的不远处还有一部被摔坏了的手机。有血迹,说明确实是有人开着这辆摩托车撞到了他的车上,那部手机,说明这个开摩托车的人可能是边开着摩托车边与人通话的,所以才导致了这场车祸。可是人呢?人去了哪里了?不可能是因为撞了车后害怕跑了吧?如果是这样,这人也太有本事了,把车都撞成了这样,人还能跑,这人命可真大,也够有本事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跑得无影无踪。不想那么多了,还是报警吧。
拿出手机,拨通了110:“你好,我是 ,我要报警,有辆摩托车撞到了我的车上,但奇怪的是骑摩托车的人没了,我在车子周围看了几遍,远处近处都看了,没看到骑摩托车的人,请你们过来看看。”
报了警之后, 又给公司去了电话,告诉对方因路上发生了车祸,不能去公司了,如果事情不急,就等他把车祸的事处理完了,再去公司处理公司里的事情,如果很急,就根据情况自行处理吧。
交警到了事发现场之后,询问了 一些问题,勘察了现场,拍了一些照片。因为只见车不见人,也感觉奇怪。看了看四周,没有监控录像,连一个可以知晓车主去了哪里的线索都没了。其中一个交警拨通了刑警队长赵刚的手机,请他们过来协助调查。
赵刚听说摩托车撞上了汽车,却不见骑摩托车的人,也觉得奇怪,这还是头一回听说。于是,他带了几名警员和警犬赶了过去。
赵刚他们赶到现场后,让警犬闻了闻地上血,结果是警犬只是在有血迹的地方打转,哪儿也没走。于是,赵刚对交警说:“看来人没有走,至少没有在地面上行走,否则警犬是不会在原地打转的。至于人在哪里,怎么就不见了,这个还真的说不清楚,也没有任何线索可以搜寻。我看这样吧, 和我们去局里一趟,录下口供,如果你们现场取证都做好了的话,你们也回吧。”
交警听了赵刚的话,上车返回了。
和赵刚回到警局,录了口供,签了字摁了几个手印后,赵刚对他说:“你可以走了,有事会再找你的。” 听了队长的话后,也离开了警局,开车前往公司。
走后,赵刚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百思不得其解,简直就是个奇案怪案,奇得不能再奇,怪得不能再怪了。明明是一场车祸,可偏偏就是出车祸的人不见了,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赵刚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出车祸的人竟然飞落到了张涛的车上。
现在一切都清楚了:那个骑摩托车的人,因为没有停车接电话,边与人通话边开着摩托车,没有留意前面的车是停在路边的,而不是在行驶中,于是撞到了 停在路边的车上。巧的是就在出车祸的那一瞬间,正好张涛开车经过这里,那人被撞得飞了起来,落到了张涛的车上。张涛夫妻发现车上尸体后,因为害怕,偷偷地把尸体埋了。要不是被张磊发现露在土外的手指拨打110报案,或许这个开摩托车的人到底人在哪里永远是个谜,谁也无法解开。
就这样,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总算都弄清楚了。事后, 因违规停车妨碍交通被罚了款,张涛因没有及时报警,隐藏了案情,且私自违法掩埋尸体也被罚了款,因为是个意外,两个人都没有被刑事拘留。

共 510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张涛的农用车上,莫名其妙地飞来一具尸体,两口子因为怕被牵连,便掩埋了尸体,恰好被同村的张磊发现,报了警。在公安部门的调查中,案件终于水落石出。原来是 的车停在路边,骑摩托的人边骑摩托边接打手机,撞在了 的车上,因惯性的使然,骑摩托者的尸体便飞到了张涛的车上。作者通过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安全行车的重要性。而且,作为张涛夫妇,掩埋尸体的做法是不可取的,任何时候,我们都应相信法律的公正性,增强法律意识。试想,如果 也没报案,张磊也没报案,这件事情将会怎样?不错的小说,推荐阅读。【编辑:哪里天涯】
1 楼 文友: 2016-11-15 19:04:55 问好华文,感谢你给短篇栏目带来的精彩,也欢迎你加入江山,共铸文字华章!
2 楼 文友: 2016-11-15 19:05:41 小说具有现实意义,警示作用,欣赏了,期待更多精彩!宝宝健脾助消化吃什么
儿童上火
小孩为啥经常流鼻血
新生儿只有一只眼屎多
友情链接